1969年11月25日清晨的,从北郊元大都城墙遗址附近的一个院子里,驶出一辆又一辆卡车,满载老老小小,直奔火车站。这是一队奔赴三线的国防科研队伍。

  九一小学三年级学生周凤明和她的好朋友们依依泪别。就在昨夜,她的父亲数学家周毓麟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暂留。周凤明焦虑不安,她心爱的童话书和全家人的行李,早已经打包先送至火车站,等待和主人们一同启程,周家留下了,但是他们的行李却全被带走。

  这一走,就是二千里。专列一西行,经陕西省宝鸡市折向南方穿越秦岭,抵达四川省绵阳市,人们把行李搬下火车又搬上汽车,继续往一重重大山深处开去,一直行进到梓潼县一个叫曹家沟的山沟里,这才算到了单位新址。

  这一走,就是二十年。1990年,已经结婚生女的周凤明接回了那一批远行的行李。那些童话书,那些母亲手工缝制的花裙子,染上了岁月的沧桑,不复记忆中的鲜亮妍丽。

  这支开往三线的队伍,是国家唯一一支从事核武器理论研究的队伍,这个研究所就是二机部九院九所。在开赴三线的科研人员中,有周光召、于敏等大科学家,均是全家老老小小一起撤离。

  数学家李德元因为身体缘故也留下了,他持续多日发低烧,医院却找不出原因。搬迁三线是不折不扣的任务,是头等大事,尽管不放心,李德元的妻子却不得不带着儿子随大部队如期离开。家中和办公楼都空空荡荡,疲病体弱的李德元心绪烦乱,到姐姐家就食。

  妻子告诉惊愕不已的李德元,因为曹家沟缺乏办公条件,生活条件也很,人们不得不回京继续工作。

  第二天,李德元在办公楼里果然见到了一大批科研人员,并且已经埋头于紧张的工作——虽然与氢弹先后于1964年和1967年突破了,但是紧随其后的装备部队的任务更为繁重和。

  人们对李德元摇头叹息说:在曹家沟只能闲散无事——九所的工作需要大型计算机,等待机器入驻的新机房却是漏水的!甚至连职工宿舍都没有,大家挤住在一栋办公楼内,一楼腾出几间房间堆放行李,因为木箱子散架了,邓稼先的大批书籍散落一地。

  国际形势如此紧张,科研工作不能停滞,工作条件却难以为继。时任业务领导周光召着急了,他让科研人员赶紧回,利用的计算条件继续工作。

  而这二十年,却是一代武器定型、二代武器突破的关键二十年。在“出差”中,九所人先后完成了我国第一代核武器多个型号的理论设计定型,实现了中子弹理论突破,取得了第二代核武器理论研究设计的多个阶段性突破,为高新技术研究奠定了良好开局。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

2019年05月30日 发布人:和记娱乐 来源:h88平台官网

谨以此文纪念核武器科技事业创建60周年

添加时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