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证监会对万泰生物也进行了这方面的问询,要求公司说明“营销人员在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或者情形,发行人对销售过程的合规性采取了哪些有效控制措施,报告期是否存在销售方面的违法违规情形”;“经销商在经营过程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或不正当竞争等违法违规的情形”。

  在更新后的招股书申报稿中,万泰生物没有披露其经销商、营销人员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及其他违规情况。但经济导报查阅有关刑事发现,在报告期内,至少有两起官员受贿案件与万泰生物有关。

  一是贵州韦其薇受贿案。贵州省望谟县2018年12月19日作出的刑事显示,法院查明,原系望谟县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韦其薇利用其担任望谟县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的职务之便,在该院检验科采购检验试剂方面为医疗用品供应商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62.0425万元。

  其中,2007后至2017年期间,韦其薇利用其担任望谟县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检验科采购检验试剂方面为医疗用品供应商杨某谋取利益,以收受现金及现金存款到银行卡等方式多次收受杨某人民币36.5925万元。

  法院查明,认定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的有、违纪款清单、采购医疗用品统计表、贵阳科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开元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报账及凭证、公司营业执照及挂靠说明、流水清单、现金存款凭证、账户交易明细、韦其薇入住酒店及出差报账记录、交易记录、通话记录、证人周某、杨某的证言、被告人韦其薇的供述在卷。

  至于在此案中,供应商杨某谋与万泰生物有何种关系,是否为公司的销售商或者代理商,截至发稿,万泰生物没有对经济导报进行回复。

  二是河南刘洪涛受贿案。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2017年11月2日作出的刑事显示,许昌市中心血站原副刘洪涛,在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分四次共非法收受商丘华杰医药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李某向其行贿的40000元,为该公司在许昌市中心血站的供货、货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

  至于商丘华杰医药有限公司与万泰生物是否有业务关系?刘洪涛受贿案是否与万泰生物产品有关系?万泰生物对此也没有任何回复。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万泰生物主要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相较于其他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销售费用率处于高位。

  报告期内,万泰生物以经销方式取得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3.99%、61.37%和62.27%。2016年度至2018年度,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8.44亿元、9.50亿元及9.83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万泰生物相关营销人员达488人,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28.81%。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药企销售费用构成名目较多,包括销售人员薪酬、日常行政费用、市场及业务推广等。其中业务推广费用尤其,一直都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在实践当中,医药企业召开学术会议,邀请的一般都是医生、经销商等客户单位,部分的推广费,最终以其他的形式回馈给客户方,这也是医药企业的“灰色地带”,监管层亦对此十分关注。

  万泰生物董事长、实控人均为钟睒睒,通过养生堂及直接持股,穿透后钟睒睒持有万泰生物83.56%的股份。息显示,钟睒睒还是农夫山泉创始人,现任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养生堂有限公司董事长。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

2020年01月03日 发布人:和记娱乐 来源:h88平台官网

万泰生物商业贿赂疑云未消 报告期曾卷入两起官

添加时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