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新闻与平台之间的博弈由来已久。一方是内容的生产者,一方是流量的聚集地,两者互相依存,也彼此角力。全媒派编译Digday文章,探讨与背后的关系。

  文章称,允许Facebook和Google决定向哪些提供资金,可能会影响新闻的性,使其越来越多地受到科技公司的影响和操控。

  文章认为,当我们关注新闻在内容市场上的“议价权”时,既是在机构的知识产权,也是希望确保它们拥有与大平台进行公平竞争的能力。

  新闻与平台之间的博弈由来已久。一方是内容的生产者,一方是流量的聚集地,两者互相依存,也彼此角力。在疫情的冲击下,与平台之间似乎有了一丝“命运共同体”的意味――新闻业不景气,Facebook等巨头公司拿出重金进行援助。

  本期全媒派编译Digday文章,带你一起看看与平台间错纵交织的“恩怨”,以及赞助背后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长久以来,Google和Facebook可谓占尽了新闻的“便宜”:它们通过搬运、聚合的优质内容来吸引并留住用户,但并不想为此付费;他们借助生产的内容来探索自家的新产品,却不愿意与共享这些业务上的红利。例如,已经有许多在Facebook的下向直播、长视频等产品投入更多资源,但没有一家获得显著回报。

  在流量时代,“强平台弱”似乎已经成为了世界范围内不争的事实。相比单一,大型平台无疑对读者和广告商都更具吸引力,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巨头平台们攫取了绝大多数的数字广告收入――Facebook和Google已经占领了美国60%的在线广告市场,Facebook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也跻身全球最富有的公司之列。

  与此同时,在天平的另一边,平台的“不劳而获”则加剧了发展的窘境:广告流失,收入下滑,裁员……

  这一不公平的“游戏规则”曾屡屡受到来自的和诟病,然而,平台方的态度却一直十分强硬。2019年2月,在美国大会(American Magazine Media Conference)上,Facebook全球新闻合作伙伴关系负责人Campbell Brown对:“Facebook不是来新闻业的,因而无法完全解决的问题。”

  根据《纽约时报》 上月的报道,自疫情爆发以来,美国约有36000名新闻从业者被解雇、休假或减薪,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升高。《卫报》最近预测,美国将面临“级”的危机。

  颇为的是,虽然境遇在变差,人们对新闻的需求却激增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3月中旬,热门新闻网站的访问量增长了30%。

  一方面,业内人士的呼声日益高涨。尽管Facebook和Google是新闻最重要的业务合作伙伴,但透社研究所主任Rasmus Kleis Nielsen指出:“多数仍对现状感到不满。”新闻联盟(News Media Alliance)David Chavern也表示:“新闻业正的境地,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平台必须建立一种补偿机制。”

  另一方面,许多国家都开始要求巨头平台向其使用内容的进行直接补偿。今年4月,,Facebook和Google两家公司必须向的支付内容使用费用;同月早些时候,法国反垄断机构裁定,Google有义务向其在搜索结果中抓取到的新闻内容付费。美国的反垄断法尚不支持要求补偿,但也有了一些进展――拟议中的立法将准许机构就该问题与Facebook等公司进行集体谈判。

  在的施压和强力督促下,Facebook和Google终于作出了回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两家公司将联合花费近2.5亿美元来支持本地新闻的发展。具体举措包括发放紧急救济金、补贴广告营销费用以及减免Google广告服务费。Google表示,预计至少有4000家将获助资金。同时,Facebook也已经在200个不同的新闻编辑室中投入了1600万美元。

  本地协会(Local Media Association)将帮助Facebook挑选第一轮救济金的接受者。协会Nancy Lane透露:“我们收到了2000多份救助申请。许多机构都说,‘如果拿不到这笔钱,我们就会破产’。”

  《德克萨斯论坛报》已经向Facebook和Google申请了资金。其CEO Evan Smith表示:“很多人争论这些举措到底是平台的进攻还是防守,但我不在乎。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严肃的新闻报道争取尽可能多的资金。”

  事实上,除了资金支持,平台也已经开始通过诸如“Google新闻计划”(Google News Initiative)和“Facebook新闻计划”(Facebook Journalism Project)等项目直接向新闻机构输送资源,包括与当地新闻初创公司合作,尝试打造新的线上运作模式,为编辑部职位提供资助,帮助那些已经建立了付费墙的推动数字订阅等。

  这些资助和投资计划在参与者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对于那些已经成功实现业务多元化并与平台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的机构来说,这样持续性的支持再合适不过了。但并不是所有都能从中受益,许多本地新闻,尤其是那些规模较小的,仍然严重依赖印刷广告,运作模式十分单一。

  哥伦比亚大学Tow数字新闻中心主任Emily Bell和行业分析师Ken Doctor认为,这些项目确实有实际价值。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们会帮助当地的新闻机构建立起可持续的线上商业模式。但两人也都表示,这还远远不够。

  Emily Bell还对此提出了:允许Facebook和Google决定向哪些提供资金,可能会影响新闻的性,使其越来越多地受到科技公司的影响和操控。他认为,现在是时候重建平台和新闻之间的关系了,但最好寻找其他模式,比如向科技公司征税以资助公非营利,而不是依赖其直接的资金援助。

  当我们关注新闻在内容市场上的“议价权”时,既是在机构的知识产权,也是希望确保它们拥有与大平台进行公平竞争的能力。但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落实、发挥效用还是一个未知数。正如Emily Bell和Ken Doctor所指出的,当下新闻业迫切需要帮助,互联网平台理应为其发展提供支持,但科技公司向机构付费,并非行业的灵丹妙药。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

2020年06月09日 发布人:和记娱乐 来源:h88平台官网

科技公司成为新闻的“大金主” 如此扶持是好事

添加时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