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学本科在东北农业大学学的是生物技术(1998-2002),当时我们系里面有一个50年代的毕业生,是国内动物克隆很有影响的人物-秦朋春,他的学生很多在国内国外都很有名气,如在美国的孟利首次做成了克隆猴,中科院动物所的周奇首次克隆了大鼠等。学校在生物学的其它领域如生化或生物物理等基本没有,于是在这种下只对动物发育有较多的了解,再加上本科生读英语文献的能力有限,不过当时图书馆的一本中文生物学对我了解其它的东西还是起了一定的帮助,内容也多是生物学。东北农大在70年代以前是国内很好的大学,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学生讨论的内容都上过头版头条。后来说农业大学应该建在农村,于是从搬到了阿城,真正来到了农村,但也失去了发展的机遇,后来再搬回到城市,但校址已经被中医学院占了,只能在偏僻的香坊区重整旗鼓。大学时流行吃在农大,爱在师大,学在工大的口头语,因此对学校门口的小吃一条街还是终生不忘,虽然毕业很多年了,但我永远觉得那里的小吃好吃便宜,100块钱可以请8个同学吃饱吃好,那里留下来太多大学的记忆。

  因为大学发育生物学的大熏陶,我毕业的时候就立志要考中科院发育所,教课的老师都说21世纪是发育生物学的世纪,当时发育和遗传所刚好要合并。2002年如愿以偿的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了发育所,那是一个童第周去世前就在筹建的所,但他去世的时候发育所还没建好。2002年春节过后不久我就来到了发育所面试,面试成绩也是最好的。所里那时进门要刷卡,于是所里给我配了一个电子卡,因为面试完我就留在那做毕业实习了。当时脖子上挂个卡,写着中科院,觉得老有成就感了,以为自己真就在学术了。我的硕士导师是一个80年代毕业资格很老的女老师,对科研非常,但那个年代毕业的人确实training不够,热情可以表扬,我对我老板的工作态度还常的,一个年过5旬的人每天都亲自做实验。我当时进实验室工作也很努力,但我这个人做东西从小就马虎,所以我理论成绩好,但实验还做不过成绩不如我人,于是我经常沮丧,有时去街边的小吃店喝酒排解郁闷。第一年啥也没做出来,就是每天重复一样的东西,现在想来觉得自己太傻了。老师也很不满意,经常挨训,但我从来没还过嘴,我从来不跟老师解释自己的错误,哪管有时候是情有可原的。但我第二年还算足够幸运,克隆了一个新基因,做了一点简单的功能研究就毕业了。在发育所得3年,我读了1000篇以上的文献,所以这对我后来的科研和学习还是起了非常好的作用,我英语当时不算好,但读完那些文献,我基本什么文献都不用查字典就能读懂。3年的发育所熏陶,当时感觉发育生物学就是空叫一个新名词,技术上跟生物学没啥区别,而且那时生物学早就是一个基本工具,做生物的人都会。毕业的时候觉得有些迷茫,我第一年申请出国也没拿到offer,因为省钱一个申请费也没交,网上有人说不交也能申请到。所以网上的东西要斟酌以后再相信,看看他的和其它条件你是否具备,有时有人为了炫耀自己的伟大,故意把自己付出的努力弱化,感觉他们很容易就成功了,包括我今天写的东西,但这确实是我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没有拿到出国的offer,我就去中科院动物所一个国家实验室做了研究助理,打算第二年再申请,当然那时候我也报考了生物物理所的博士研究生考试,万一又没出去,想给自己找个退。记得那时候还有其他人要报考生物物理所06年所长的博士研究生,老饶当时只招一个人,那个人05年没考上,于是就在老饶的实验室做志愿者,06年继续考。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动物所一个朋友认识在老饶手下打算考博的那个人,告诉我你赶紧换个老师报考,有个很厉害的人要跟你争,人家在那工作一年了,而且老饶只招一个,准备的时间也比你长。我当时还是心高气傲,我说全国统考的考研我都能考第一,我还怕一个非统考的考博,我因为准备出国申请,没时间准备考博的东西,最后我只用了15天准备考博的东西,因为我觉得我有更好的基础,后来我还是考了第一。在面试的时候我还没有拿到美国这边的offer,所以我还是尽力的准备了。当时老饶问我你是不是申请美国的大学了,我说申了没中,他说你的考博是不是备选的,我说不是,给我录取我就来念,实际我说了的话,如果拿到美国的offer,我肯定是要出国的。后来老饶不知道因为什么又不招了,生物物理所的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你可以调剂到其它几个老师那里,但我当时已经拿到了两个美国大学的offer,所以我了。因为要准备考博,对生物物理的信息也更加关注了,05年8月的时候生物物理组织了一个国际蛋白质学术会议,我没报名就混进去了。在那我第一次听说了核磁共振这个东西,觉得那东西解出的蛋白结构还能动,比什么发育有趣多了。回去以后,就开始改主意了,我就要学蛋白质核磁共振,但我对那个东西一点不懂,真是一点不懂。我那时觉得核磁共振好像是物理化学的东西,于是出国申请的专业全改成了化学系。

  正因为我的不懂,所以在选学校的时候我就犯了错误,当时两个offer,其中一个学校的蛋白质核磁共振还可以,但另一个学校不怎么好,但他们有核磁技术,而且他们先给的offer。于是阴差阳错的就去了核磁共振并不好的学校,那的老师基本不做蛋白核磁共振,他们用NMR做药物的跨膜等,我没有有机化学背景,对药物合成不感兴趣,而且老板把实验室安排的像个工厂,每个人只做一小块,不让接触其它的东西。当时感觉自己又走错了,于是呆了两年之后就想走。在美国不是想走就能走,如果你走了需要老板的推荐信,他如果不好好写你永远都找不到,而且在一个地方呆了一年没拿学位,没发文章,将来别人问你没释。于是硬着头皮拿了个硕士,想换个核磁共振做的好的地方。那时候世界范围内NMR比较厉害只有几个地方,一是NIH,但NIH不招研究生,而且发信问过,不招。其它NMR起源于欧洲,很多厉害的人都在欧洲,也有厉害的。当时需要重新考寄托,也很郁闷,都是背着别人准备。联系了一些人,感觉一个比较好的牛人在国立大学,那个老师也说好要我,一直有邮件联系,但到了4月份忽然发了个邮件告诉我经济危机没拿到funding。我当时有点懵了,一直就跟这一个人联系,4月份的时候美国所有大学申请都结束了,而且我都没申请。这里的教训是永远别对任何人抱有太多的期望,不管那个人什么地位身份,一旦对方变卦,我们会很惨。匆忙之中赶紧申请了一些学校,还有因为有在美国的两年背景,最后拿到了几个offer,那时一个中国老师在密苏里大学,那个老师发了4篇NATURE,而且他的技术PRE也是很新的,天真的以为跟着他就能发NATURE。第一年真正学上了我梦想已久的蛋白质NMR,学会了很多东西,我觉得自己这次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那时有两个项目,每个项目与预期的目标都有差异,新老板在设计project的时候都有这个问题,因为结果与预期的相反,不能发大文章但小文章也能发几个。我以为这样4年毕业,再去找个好的博士后,做学术还是有机会的。

  但好景不长,我老板2010年突然决定回国,我辛辛苦苦费了那么大劲就要拿美国的学位,他回去我怎么办,当时系里和他的关系闹得很僵,因为他在没有及时通知系里要走,系里也不支持我回去。于是我在2010又要换老师,系里还有一个NMR的老师,但因为当时选实验室的时候没去那,现在因为我老板走了我再去那,我觉得心里不舒服,好马不吃回头草,而且那个老师的水平一般,如果还想学NMR,就必须换学校。想来想去,觉得岁月不饶人,不起了,眼看30了还没拿到博士学位。于是我不得已换了方向,换到了单生物物理,这次换专业确实不是我计划内,人很多时候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我觉得我一直被命运捉弄。刚换老师的时候心情一直不好,觉得自己一直在蹉跎岁月,后悔不如当时在发育所直接读个博士,现在博士后都做了好几年,但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啊。看到其他与自己同龄的人都开始当老板,回国做教授了,有时候更加感到郁闷。但我这次还是比较幸运,我因为是老板的第一个学生,我转的老师是一个新老师,刚来系里2月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可以自己选project,我选了一个最稳当的,还好很快就坐出了东西,能够达到系里的毕业要去。老板当时想就是这个project也需要个3-5年,但他没想到我那么顺,一年就做完了,然后就开始写文章,老板在培训学生写文章上还是很不错的,他让我来回改了30遍,花了将近一年时间。12年6月投到NATURE,做梦了好多年第一次投NATURE,当时还很激动,管他收不收先说我也投了一次。评价是两个支持,一个反对,但可以补实验。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补完了,他们还让补,学术圈投文章也是有潜规则,没那么。我马上毕业还在补实验,还好我爱人跟我一个实验室,即使我先毕业,她也可以帮我顶一下。她入学比我晚一年,所以要晚一年毕业。

  老板为了不让我早点结束,在改文章发文章上尽量托,我12年6月去参加了一个大的会,让别人都知道我们做的东西,想逼着他赶紧发。但他对核糖体这个小圈内的所有人基本都认识,他基本就是告诉人家我在做这个你们别做了,所有他还可以托。12年11月以后,我打算开始找薄厚的,他一开始就是托着不给我写推荐信,因为好实验室申请博士后一般都要提前半年。我最早联系了几个,因为没有他的推荐信都招了别人,里面有3个HHMI做单方向,因为好的实验室就那么几个,他再不给我写我可能一个也找不到了。于是我就急了,我说我联系的几个博士后都刚被占上了,你如果再不帮我,我就拿不到好的了。后来他写了,我没过多久就拿到了几个,然后定下来去伯克利一个实验室,终于可以完成这个久违的博士学位了。中间还有几个插曲,12年6月去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认识一个欧洲EMBL的哥们,他也在做蛋白质NMR,还在苏州经营着公司,我当时觉得他比较强,也想学一学,后来8月份回国也在苏州注册了一个公司。从事单仪器和超分辩率显微镜的组织业务。花掉了我很多时间,但我觉得对我自己有很多历练,但时间平衡要掌握好,否则公司没干好,学业也没干好。虽然我想做些创业的活动,但我不想放弃学术,我觉得二者可以融合,因为美国和中国很多老师自己都有公司。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说,在专业选择上,我觉得一定要对每个方向都有细致的了解,现在网络发达,多看看多听听。如果有时间最好把美国前100名学校,所有相关系的老师在做什么都看一下,我来美国后花了2个月的业余时间看了美国前100名大学所有生物系,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化学系,好的研究生如scripps, cold spring harbor, stowers等所有老师的研究方向,我觉得这对于我认识整个生物学界有非常大的帮助。不能上来就说我对这个非常感兴趣,很多时候新入道的年轻人说自己对什么感兴趣普遍是因为自己只了解那一块,对其它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的最好,就像我当初选择发育生物学一样。在选择好以后就不要轻易去换,因为换专业只非常浪费时间的事情,我因此浪费了6年的时间。虽然我接触了很多其它的领域和知识,但你开始学术生涯就比别人晚几年,也许这几年就是人生创造力最好的时候,与其花时间改,不如用心就做一个方向,但我鼓励接触其它的领域和知识。好的美国科学家一般都是懂几个领域,美国有那样的,这在中国比较难。另外在选专业的时候不要挑那些看上去好理解的,门槛低容易学的,入门容易,但一旦你出来竞争压力就大,大家都懂,大家都拣软柿子捏,你没有任何优势,简单的东西通常都不是好的,简单的东西是可以兼休,可以拿来用,千万别把那个当成你的事业,因为你会竞争力不足。对自己行业跨度大的专业不要想当然的认为别人怎样,一定要亲身去体会,有时候你看低或者看错别人,会蒙住你的双眼,了学习的机会。我参加学术会议,多看poster, 多提问,勇于讲,我就是不懂我就要问,哪管你觉得我的问题是问题,永远不要不懂装懂,因为一次这样你可能永远这样,一旦养成习惯你就完了。因为我自己转过几个专业,我刚转过来的时候就是啥也不懂,比如我刚到美国学质谱,我就是啥也不懂,经常问一些低级问题,遭过很多人的,但我就是问,最后我觉得我的质谱议比我大多数同学都好。虚心接受其它专业的人对你的评价,他们可能不懂你的东西,但讲到他的专业的时候一定比你懂,不用解释一定显示自己多强,要学会保持一个学生的心态。著名的单学者TJ,Ha经常参加不是他的领域的会议,每次去他都像小学生一样问那些也许是本科生的学生问题,一个一个的psoter看,他说只要他不懂他可能连高中生都问。现在的学术前沿方向千百万,所以选择的时候一定是在自己对都每个方向都真正理解的时候选,不用自以为的认为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

2020年06月21日 发布人:和记娱乐 来源:h88平台官网

生物学博士后:从我的经验来看考研专业的选择

添加时间:

网站地图